BEHIND THE SCENES

本頁分享蔣榮宗ZONG 與製作團隊的秘密 Q&A.

"自然・緣起"

這次對與 "自然・緣起" 有什麼感覺?

歐玲如老師: 我覺得這是第一次用這樣的嘗試 然後他用了很多不同的聲波的層次 堆疊出來了一個立體的聲響,令人覺得非常的震撼還有感動。

賈元元老師: 我覺得這種曲子曲非常的特別,對於我來說這是第一次演奏榮宗的作品 尤其是這個多媒體合成的一個音樂 所以鋼琴不再是主角 他只是聲音的其中的一個媒材。


我覺得這曲子蠻難能可貴的東西是榮宗可以到日月潭去採集了各式各樣的聲景;然後聲音都把它當成一種景色景象 然後把它當成媒材 , 把它合成了一個很偉大的作品。

蔣榮宗老師: 其實起初在創作這首曲子的時候是受到生物音樂的影響 ,因為我覺得人類在這整個宇宙當中就是動物的一個角色;那我們所演奏出來的音樂 就屬於一種生物音樂。


因為疫情的關係,借用這個題材去啟發人類對於大自然要有重新省思自己;然後去做一個調整的部分。 也很榮幸第一次跟所有的老師做合作,也非常高興地與老師們的合作可以這麼順利。

我們大家都知道兩位老師都是大師級的,那第一次跟榮宗合作,有什麼想法?

歐玲如老師: 以前通常都是我跟榮宗在說:「哎呀這邊要怎麼彈那邊要怎麼彈」、那這是第一次跟他討論曲子,然後他也會跟我說:「誒老師你覺得這邊怎麼樣?」我們有一起互動的討論 然後知道了解他的音樂想法之後 我們其實會有更多的刺激 出現更多的色彩出現 ,那我覺得非常的棒!

賈元元老師 : 我覺得跟榮宗的這次合作實在是非常的難能可貴,因為以前真的是從他小的時候看到他長大這樣子;然後就從以前他是學生的時候一直到現在。 他其實可以非常的獨當一面,而且是一位非常優秀傑出的音樂家;然後我們是以音樂家的身分 以同等地位得跟他一起做合作。那榮宗這樣的年輕人,他其實非常的溫和然後態度非常的謙虛。 我覺得就是說我們在一起合作的時候我覺得非常的舒服也非常的滿足,也非常的有成就感

蔣榮宗老師: 首次跟三位老師們合作其實我覺得自己的心態是很奇特的一件事情,因為從小看著老師們都是大師級的演奏家;然後直到現在可以有榮幸的跟老師們一起合作、跟老師講我的想法我的曲子想要怎麼樣的詮釋跟什麼樣的色彩;我覺得這些都是很榮幸的事情!

那我們都知道歐老師老師從榮宗小時候帶到大 那我們對這次的:「欸 榮宗已經站在旁邊跟你一起演出」有什麼想法?   象徵一種傳承的意味?

歐玲如老師 : 是,因為其實宗老師從他小時候就是一個非常有音樂天份的孩子。宗老師對於聲音的敏銳度也是都是非常得好、也非常有音樂性。 他在求學跟學音樂的過程當中我一直陪伴著他。


後來知道他能夠進入USC去唸書,我真的非常的高興!也很高興他以這個地方為個目標然後繼續前行,然後他回來之後能夠第一次聽到他的作品、第一次做這樣的嘗試!而且這次作品為兩台鋼琴跟一個豎琴的設計:其實鋼琴跟豎琴是一個比較平常不容易可以搭配在一起的兩種樂器。透過這樣多媒體的合作,讓這樣的兩個樂器在一起又完全不違和,造成一個非常好的聲響! 同時,這是我第一次配上他的音場設計, 整個合作的時候 我覺得: 


"哇! 原來古典音樂作曲,也可以出現一個非常讓人家嚮往或者容易欣賞的一個作品"; 我覺得這是非常驚豔的!

naturalBoundQA.jpeg

Maya & the Monster

導演 Vanessa Prathab

你對 Maya 和怪物之間關係的看法是什麼?

怪物是森林的守護神,幫助著引導迷路的孩子回家。因為怪物照顧孩子,保護他們免受危險,並安全地將他們送回家,我認為這個怪物像是 Maya 和其他孩子的保護者、父母形象和秘密英雄。怪物是一個被誤解的角色,實際​​上他有幫助其他人的善意。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要相信謠言和刻板印象,而要做出自己的判斷。

在與作曲家 Zong 的交流過程中,您最喜歡哪個部分?

Zong 是我最親密的朋友之一,我之前曾與他合作過其他項目。每次合作,我都有一個有趣而美好的經歷。對於這個項目,Zong 在台灣,我在洛杉磯,所以我們會在深夜來回視頻聊天。我記得有一個有趣的時刻,有一天晚上,當我在剪輯電影時,Zong 正在為配樂工作,我們當時一直來回打電話而我發送了新的剪輯部分 Zong 也發送了新的音樂部分之後,我們花了很多時間討論電影的情感以及如何使音樂風格相匹配。這合作機會很好玩,我也一點都不覺得累。

就音樂品味和你聯繫 Zong 後聘請他作曲的原因而言,你下次有什麼不同的嘗試?

我認為這部電影很難作曲,因為整個過程中的情緒和基調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怪物周圍有一種恐怖和懸疑的元素,而 Maya 則更多的是異想天開、喜劇和輕鬆的基調。然後當他們倆在一起時,那種感覺也不同。所以音樂需要跟上所有這些變化,同時無縫地融合在一起。 Zong 在這方面做得非常出色。音樂完美地活躍了不同的情感弧線,所以我不會改變音樂的任何內容。我希望以後能和Zong 一起做更多的作品。

作曲家 蔣榮宗 ZONG

對於多次與Vanessa導演合作的經驗來說,這次動畫片Maya & The Monster 有什麼樣的不同啟發或是故事?

很高興再次與Vanessa導演再次合作。有別於以往的短片電影製作,這次是動畫作品得嘗試。  與Vanessa導演的多次合作中,發現到她非常獨愛鋼琴這項樂器;在製作期之前,她就會要求要有solo鋼琴的片段配樂。 對於我來說,是非常獨特的要求。 她常常聽作曲家久石讓的鋼琴作品,也喜歡自己玩玩音樂,彈彈琴。 甚至我向她提出邀請,希望她可以依照自己的動畫作品 啟發音符,與我共同創作! 當然,時間緊迫她已經來不及畫動畫了,音樂就全部交給我!哈哈!


Vanessa導演是一個心思細膩且非常對於音樂情感感受細微的創作人。 她常常因為幾顆音、幾個堆疊的音色layers 而跟我做細部的討論與修改。 這樣的討論過程,我非常喜歡,因為這樣可以很明確知道她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 也因為這樣,我們在短短幾天時間內熬過時差的挑戰;一起把整個動畫作品完成!

monster.jpeg

Art of Balancing: 導演 Awu Chen

您認為這個作品最有價值的部分是什麼?

我們與 Zong 的合作已經醞釀很多年了。 這是我們合作的第一個作品,我們敘述的不是體驗的主要驅動力, 而是,我們將交互設計為主要焦點。
我們這次不是為故事節拍與韻律創作配樂,而是圍繞玩家的互動進行創作。 加入玩家自己錄製的Voice Over給音樂創作帶來了額外的挑戰。


在這作品中,您覺得自己在哪方面最受到音樂挑戰的?

開發平衡藝術的最大挑戰是“平衡”岩石的真實物理行為和岩石的謎題般的機制。 為了讓玩家處於正念狀態,我們需要岩石平衡既具有挑戰性又令人充實。

art1.jpg

Never Liked Yogurt: 導演 Tim Pattinson?

您製作這部電影的動機是什麼?  您最喜歡的動畫配樂是什麼?

我拍這部電影的動機是我的聯合導演! 這部電影是根據我發生的一個真實故事,我一直認為這是一個有趣的故事(因為我活了下來)—— 但是當我與人們分享這個故事時,人們總是驚恐萬分! 所以我想探索把故事變成電影,最終發現它的類型:喜劇還是恐怖? 最後,它是生活的一部分。


想出一個最喜歡的動畫電影配樂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我喜歡的有很多! 通常是我最新的作品,那就是Zong的“Never Liked Yogurt”! 一些最愛包括許多 Fleischer Bros 短片的配樂,包括令人難以置信的“水手大力水手遇見辛巴達水手”。可以在此處觀看。 提供展覽、背景故事和衝突 —— 而且非常吸引人! 與 Fleischers 相似,Studio MDHR 的“Cuphead”樂譜是一件藝術品。 當然,我對自己入圍奧斯卡金像獎的電影《舞獅》的配樂總是情有獨鍾。 你可以在這裡觀看

與 Zong 的合作中,您有什麼特別想和我們分享的故事/幕後故事?

“Never Liked Yogurt”的工作人員分佈在全球許多不同的國家,因此需要進行大量的 Zoom 會議! 與 Zong 合作時,不幸的是,由於 Covid 的限制,我們也需要走這條路 —— 如果能在他在台北的工作室或我在香港的工作室度過時光,那就太好了。 在虛擬和實體工作室工作過,我肯定看到了各自的好處,但我相信,當我們佔據相同的物理空間時,創造性合作會蓬勃發展。 我希望我們有機會與未來的項目進行更多的面對面合作。

yog2.jpg